• 孔子思想体系

    一、《论语》中的基本概念

      

      我们都知道万有引力,它看不见、摸不着,但客观存在着。月亮绕太阳运行,流星闪亮地划过夜空,扫帚星拖着壮观的尾巴,苹果落地,水的流动,人跳起来想飞却落回地面,这些不同的表现都是万有引力作用的结果。卫星上天、飞机飞行,都必须遵循它的规律,不遵循它,就不能正常运行,它也属于宇宙自然之道或叫天道。

      日出日落、月圆月亏、春去冬来、万物生生不息,先民们虽不知道万有引力,但从这些现象想到必有某种天道在背后起作用。那么,天道又是怎样对权力的更替、邦国的兴亡、族群的延续等等产生影响的呢?人应当怎样做才能顺应天道,从而得到它的?;つ??

      “夫子之言性与天道,不可得而闻也”(5.13),孔子很少与弟子谈及天道,天道究竟怎样也不可得而知,所知道的只是天道的表现。如:

      公曰:“敢问君子何贵乎天道也?”孔子对曰:“贵其‘不已’。如日月东西相从而不已也,是天道也;不闭其久,是天道也;无为而物成,是天道也;已成而明,是天道也?!保ā独窦恰ぐЧ省罚?/p>

      “天地之道,可一言而尽也。其为物不贰,则其生物不测。天地之道:博也,厚也,高也,明也,悠也,久也。今夫天,斯昭昭之多,及其无穷也,日月星辰系焉,万物覆焉。今夫地,一撮土之多。及其广厚,载华岳而不重,振河海而不泄,万物载焉?!保ā吨杏埂罚?/p>

      “大道者,所以变化遂成万物也?!保ā盾髯印ぐЧ罚?/p>

      天道使自然生生不息,其中有一个作用是维护人类生存的,“惟德动天,无远弗届。满招损,谦受益,时乃天道?!保ā渡惺椤ご笥碲印罚吧髫手?,惟其始。殖有礼,覆昏暴。钦崇天道,永保天命?!保ā渡惺椤ぶ衮持尽罚疤斓栏I苹鲆?,降灾于夏,以彰厥罪?!保ā渡淌椤ぬ磊尽罚懊魍醴钊籼斓馈保ā端得小罚??!耙缘戳甑?,实悖天道?!保ā渡惺椤け厦罚┱庖欢颂斓蓝匀死嗟纳菩薪迪赂B?,对人类的恶性降下灾祸,所以,人类必须敬承天道。这里实际上给天道赋予了“善”的含义。

      人类效法天道让老百姓得以生养蕃息有一个接近天道的目标,这种效法目标先民也叫它道,它就是《左传》和《礼记》里说的生民之道。对它也无法下定义,它也是在具体的事件上表现出各不相同的形态,所以,在典籍里有不同的表述。如:

      “罔违道以干百姓之誉,罔咈百姓以从己之欲?!保ā渡惺椤ご笥碲印罚?/p>

      “与治同道,罔不兴;与乱同事,罔不亡?!保ā渡惺椤ぬ紫隆罚?/p>

      “道洽政治,泽润生民”(《尚书·毕命》)

      “所谓道,忠于民而信于神也?!保ā蹲蟠せ腹辍罚?/p>

      “天灾流行,国家代有,救灾恤邻,道也?!保ā蹲蟠べ夜辍罚?/p>

      “忠信笃敬,上下同之,天之道也?!保ā蹲蟠は骞辍罚?/p>

      “闰以正时,时以作事,事以厚生,生民之道,于是乎在矣?!保ā蹲蟠の墓辍罚?/p>

      “生民之道,乐为大焉?!保ā独窦恰だ旨恰罚?/p>

      “道者,何也?……善生养人者也”。(《荀子·君道》)

      以上这些不同的表述有一个共同的目标——道维护民众的生存和人类社会的和谐。所以,保证民众的生存与和谐就是统治者必须遵循的“道”,统治者的做法有助于人类的生存和谐,就叫“有道”或“顺道”;努力使自己的作法符合人类生存之道,就叫“修道”、“循道”,统治者顺着这个道就能获得成功。

      统治者的做法违反了这个道就叫“失道”、“背道”或者“无道”,这是有悖于人类的生存和谐的,这样的统治者就会灭亡。如“以荡陵德,实悖天道?!保ā吨苁椤け厦罚┯忻纭胺吹腊艿?,君子在野,小人在位,民弃不保,天降之咎,”(《尚书·大禹谟》)“今失厥道,乱其纪纲,乃厎灭亡?!保ā渡惺椤の遄又琛罚敖裆掏跏芪薜?,暴殄天物,害虐烝民”(《尚书·武成》)?!敖裆掏跏?,弗敬上天,降灾下民。沈湎冒色,敢行暴虐,罪人以族,官人以世,惟宫室、台榭、陂池、侈服,以残害于尔万姓。焚炙忠良,刳剔孕妇?;侍煺鹋?,命我文考,肃将天威?!保ā渡惺椤ぬ┦纳稀罚┑酪笸持握咚趁裥?,做民之父母,桀纣违反了天道,残害老百姓,因而被天道所弃——这里的天道就是上天让老百姓生存之道。

      治理国家天下有一个符合天道的道作为最高目标,人要符合天道才能成为理想社会的理想人,人修身以符合天道,这个目标也叫道。朝着这样的目标去行动,也被叫成“道”?!暗馈庇惺币脖挥美创阜椒ǖ?。

      所以,《论语》中“道”的含义比较多,直接用作“天道”的只有两三处:

      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?!保?.8)(此处的“道”也可能指治国层面的)

      “夫子之言性与天道,不可得而闻也”(5.13)

      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?!保?5.27)

      用在国家治理层面的如:

      “礼之用,和为贵。先王之道斯为美?!保?.12)

      “天下之无道也久矣,天将以夫子为木铎?!保?.24)

      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?!保?.8)

      “邦有道,不废;邦无道,免于刑戮?!保?.2)

      “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?!保?.7)

      “宁武子,邦有道,则知;邦无道,则愚?!保?.21)

      “鲁一变,至于道?!保?.24)

      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?!保?.6)

      “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。邦有道,贫且贱焉,耻也;邦无道,富且贵焉,耻也?!保?.13)

      “邦有道,谷;邦无道,谷,耻也?!保?4.1)

      “邦有道,危言危行;邦无道,危行言孙?!保?4.3)

      “直哉史鱼!邦有道,如矢;邦无道,如矢。君子哉蘧伯玉!邦有道,则仕;邦无道,则可卷而怀之?!保?5.7)

      “天下有道,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;天下无道,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?!煜掠械?,则政不在大夫;天下有道,则庶人不议?!保?6.2)

      “天下有道,丘不与易也?!保?8.6)

      “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?!保?9.19)

      用在个人修身层面的如:

      “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?!保?.2)

      “君子食无求饱,居无求安,敏于事而慎于言,就有道而正焉,”(1.14)

      “士志于道,而耻恶衣恶食者,未足与议也?!保?.9)

      “君子道者三,我无能焉:仁者不忧,知者不惑,勇者不惧?!保?4.28)

      “君子谋道不谋食?!佑堑啦挥瞧??!保?5.32)

      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?!保?5.40)

      “君子学道则爱人,小人学道则易使也?!保?7.3)

      “执德不弘,信道不笃,焉能为有,焉能为亡?!保?9.2)

      “百工居肆以成其事,君子学以致其道?!保?9.7)

      “君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后倦焉?……君子之道,焉可诬也?”(19.12)

      人不可能做到像天道一样,人类在治国和修身上效法天道要达成的目标,我们可以叫做人道?!叭说?,政为大?!保ā独窦恰ぐЧ省罚?/p>

      

      然而,天道是不可见的,并非人人都能体察并遵照去做,这也是孔子很少谈天道的原因,那么,如何才能实现人类的生养和谐呢?明智人士有一条基本路线来实现这个最高目标的人道,这个路线就是“德”。但是对于“德”,先民也没有明确的定义。

      “夫道者,所以明德也。德者,所以尊道也。是以非德道不尊,非道德不明?!保ā犊鬃蛹矣铩ね跹越狻罚?/p>

      《管子·心术上》:“虚而无形谓之道,化育万物谓之德?!抡?,道之舍。物得以生生,知得以职道之精。故德者,得也;得也者,谓得其所以然也。以无为之谓道,舍之之谓德,故道之与德无间,故言之者不别也?!闭饫锼稻褪堑率鞘迪值赖耐揪?,德使道得以实现。德是道的住所,道就包含在德中,也就是说,按照德来做才能实现道,德就是使物得以生生的方法,心里有德才能了解道?!暗馈庇搿暗隆鄙⒂檬辈⒉幻魅非?。

      “中庸之为德也,其至矣乎?!保?.29)(《中庸》)以天道的状态“中”作标杆,也就是以“中”为用,即“中用”或“中庸”。所以,“中”是大本,按照中庸做到了和,也就是达道了,达到道,万物就可以遂其性而生生不息?!暗隆闭飧龌韭废叩姆椒ň褪恰爸杏埂?。

      “德”,甲骨文从彳、从直,意为行得正直,金文加了心,意为行也正直、心也正直?!豆铩ぶ苡铩罚骸罢?,德之道也?!庇帧豆铩ぶ苡锵隆罚骸暗乐灾械隆?,是说以中为德??杉?,德的核心就是中和正。这个“中”是以天道状态的“中”为标杆。

      这个以中和正为核心的德在政治上的表现与道一样是生民、养民,“德惟善政,政在养民”、“好生之德,洽于民心?!保ā队菔椤ご笥碲印罚┱蔚哪康氖侨萌嗣竦靡陨?,如果在这方面做得好,那就是符合了德?!暗隆本褪且秤γ裥?,实现生民养民之道。

      “德,国家之基也?!保ā蹲蟠は骞哪辍罚?;生民就要施惠于民,所以,“德以施惠”(《左传·成公十六年》);“恤民为德”(《左传·襄公七年》),“德不失民”(《左传·襄公三十一年》),体恤老百姓,按照德来行事,就不会失民了??鬃犹岢觥拔缘隆保?.1),“道之以德”(2.3),就是要统治者按照这个基本路线管理天下国家。

      “德”是实现“道”的路线,违反“德”也就是违反“道”,“以荡陵德,实悖天道?!保ā吨苁椤け厦罚┯忻纭胺吹腊艿隆保ā渡惺椤ご笥碲印罚?。

      统治者不按照德来做,让老百姓难以生存,会怎么样呢?“有夏昏德,民坠涂炭,天乃锡王勇智,表正万邦,缵禹旧服。兹率厥典,奉若天命。夏王有罪,矫诬上天,以布命于下。帝用不臧,式商受命?!保ā渡惺椤ぶ衮持尽罚跋耐趺鸬伦魍?,以敷虐于尔万方百姓。尔万方百姓,罹其凶害,弗忍荼毒,并告无辜于上下神祇。天道福善祸淫,降灾于夏,以彰厥罪?!保ā渡淌椤ぬ磊尽罚┪褡鲋鞯牡阑岢头Nシ吹赖抡?。

      “不修政德,亡于不暇,又何能济?纣作淫虐,文王惠和,殷是以陨,周是以兴?!保ā蹲蟠ふ压哪辍罚┬姓恢姓?,不符合德,不能使民养生,就会失去天下。天道会帮助敬奉天道的人来治理天下百姓。

      “德”也有修身治国平天下不同的层面,有的表述即可看作是政治方面,也可看做是个人修身方面的?!堵塾铩分兄喂忝娴摹暗隆比缦拢?/p>

      “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共之?!保?.1)

      “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?!保?.3)

      “君子怀德,小人怀土”(4.11)

      “中庸之为德也,其至矣乎!民鲜久矣?!保?.29)

      “德之不修,学之不讲,闻义不能徙,不善不能改,是吾忧也?!保?.3)

      “三分天下有其二,以服事殷。周之德,其可谓至德也已矣?!保?.20)

      “君子之德风,小人之德草,草上之风,必偃?!保?2.19)

      修身层面的“德”如下:

      “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?!保?.9)

      “德不孤,必有邻?!保?.25)

      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?!保?.6)

      “天生德于予,桓魋其如予何”(7.22)

      “泰伯,其可谓至德也已矣。三以天下让,民无得而称焉?!保?.1)

      “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?!保?.18)(15.13)

      “主忠信,徙义,崇德也?!保?2.10)

      “不恒其德或承之羞?!保?3.22)

      “有德者必有言,有言者不必有德?!保?4.4)

      “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?!保?4.34)

      “知德者鲜矣?!保?5.4)

      “巧言乱德?!保?5.27)

      “执德不弘,信道不笃,焉能为有,焉能为亡?!保?9.2)

      所以,“德”的核心是中、正,目的是生民,最终目标是达到人类和谐。

      

      道不是人人能察觉,中正之德也不是人人能理解做到,所以,根据最高目标和实现最高目标的路线确立了一个生民的基本原则,这个原则就是仁。

      《尚书》里五处提到“仁”,《左传》也多处提到“仁”,《论语》则有109处提到“仁”,但并未给仁下定义,都是说某种行为符合仁,如果某种行为不符合仁则为“不仁”。

      《尚书》里的“仁”:“克宽克仁”(《仲虺之诰》),“民罔?;?,怀于有仁”(《太甲下》),“虽有周亲,不如仁人”(《泰誓中》),“予小子既获仁人”(《武成》),“予仁若考能,多材多艺”(《金滕》)。

      《左传》中的“仁”:

      “亲仁善邻,国之宝也?!保ā兑辍罚?/p>

      “以君成礼,弗纳于淫,仁也?!保ā蹲辍罚?/p>

      “出门如宾,承事如祭,仁之则也?!保ā顿夜辍罚?/p>

      “神福仁而祸淫?!保ā冻晒迥辍罚?/p>

      “不背本,仁也……仁以接事,信以守之,忠以成之,敏以行之?!保ā冻晒拍辍罚?/p>

      “恤民为德,正直为正,正曲为直,参和为仁?!钗胶藜扇?,使掌公族大夫?!保ā断骞吣辍罚?/p>

      “行之以礼,守之以信,奉之以仁?!保ā墩压辍罚?/p>

      “《诗》曰:‘柔亦不茹,刚亦不吐,不侮矜寡,不畏强御?!ㄈ收吣苤?。乘人之约,非仁也?!保ā抖ü哪辍罚?/p>

      “大所以保小,仁也?!バ」?,不仁?!保ā栋Ч吣辍罚?/p>

      又:“上下相亲谓之仁?!保ā独窦恰ぞ狻罚拔氯蠖?,仁也?!保ā独窦恰て敢濉罚鞍省保ā犊鬃蛹矣铩ぱ栈亍罚?。

      概括仁涉及的多种内容可以看出,仁的核心仍然是生民、使民获益,包含有现在的爱和公正。

      《论语》中几个弟子问仁,也可能问的是作为原则的仁,即什么是仁,但是,孔子对他们的回答都是怎么做才算符合仁,只是仁在各方面的表现,也许孔子认为对于这几个弟子,只有用具体的内容来回答,对他们才有益?;蛘咚参薹ǜ氏露ㄒ?,按照答案的层次排列如下:

      “司马牛问仁。子曰:‘仁者,其言也讱?!唬骸溲砸沧?,斯谓之仁已乎?’子曰:‘为之难,言之得无讱乎?’”(12.3)

      “樊迟……问仁。曰:‘仁者先难而后获,可谓仁矣?!保?.22)

      “樊迟问仁。子曰:‘居处恭,执事敬,与人忠?!保?3.19)

      “樊迟问仁。子曰:‘爱人?!保?2.22)

      “仲弓问仁。子曰:‘出门如见大宾,使民如承大祭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在邦无怨,在家无怨?!保?2.2)

      “子张问仁于孔子??鬃釉唬骸苄形逭哂谔煜挛室??!胛手?。曰:‘恭、宽、信、敏、惠。恭则不侮,宽则得众,信则人任焉,敏则有功,惠则足以使人?!保?7.5)

      “子贡曰:‘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,何如?可谓仁乎?’子曰:‘何事于仁,必也圣乎!尧、舜其犹病诸!夫仁者,己欲立而立人;己欲达而达人。能近取譬,可谓仁之方也已?!保?.30)

      “颜渊问仁。子曰:‘克己复礼为仁。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?!保?2.1)

      对司马牛的回答是范围最小的,“仁啊,说话要慎重”,司马牛见这么简单,就忍不住反问“说话慎重,这也叫仁吗?”樊迟三次问仁,孔子的回答都不一样,一次比一次范围宽,由具体到概括。对仲弓的回答包含了敬、??;对高徒子张的回答是“恭、宽、信、敏、惠”;针对子贡的“博施于民而能济众”,孔子的回答是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;对颜渊的回答是最概括的“克己复礼”。

      以下几处“仁”可以算是作为原则用的:

      “苟志于仁矣,无恶也?!保?.4)

      “回也,其心三月不违仁,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?!保?.7)

      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?!保?.6)

      “仁远乎哉?我欲仁,斯仁至矣?!保?.29)

      “若圣与仁,则吾岂敢?!保?.33)

      “仁以为己任?!保?.7)

      “子罕言利与命与仁?!保?.1)

      “克己复礼为仁。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。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”(12.1)

      “民之于仁也,甚于水火。水火,吾见蹈而死者矣,未见蹈仁而死者也?!保?5.35)

      “当仁,不让于师?!保?5.36)

      “好仁不好学,其蔽也愚”(17.8)

      仁包含了博爱和公正,达到仁的方法就是从身边自己能做的事做起。如果不能“依于仁”、不能“奉之以仁”,就是“失仁”、“非仁”、“不仁”,比如:

      “背施无亲,幸灾不仁?!保ā蹲蟠べ夜哪辍罚?/p>

      “因人之力而敝之,不仁?!保ā蹲蟠べ夜辍罚?/p>

      “刚愎不仁?!保ā蹲蟠ば辍罚?/p>

      “乘人之约,非仁也?!保ā蹲蟠ざü哪辍罚?/p>

      “伐小国,不仁?!保ā蹲蟠ぐЧ吣辍罚?/p>

      这些都是让别人难以生存的行为,不符合爱和公正,所以,是不仁的。

      “温良者,仁之本也;敬慎者,仁之地也;宽裕者,仁之作也;孙接者,仁之能也;礼节者,仁之貌也;言谈者,仁之文也;歌乐者,仁之和也;分散者,仁之施也?!保ā独窦恰と逍小罚┱馐且匀市奚碚叩谋硐?。

      

      某种行为符合了仁,或者是出于爱、或者是出于公正,这样的行为就被称为是义,即正义。所以说“仁者,义之本也?!保ā独窦恰だ裨恕罚俺ヌ斓刂?,谓之义?!保ā独窦恰ぜ劳场罚耙逭?,谓各处其宜也?!保ā豆茏印ば氖跎稀罚┱庑┬形梢允抢裼兴娑ㄇ曳狭死竦墓娑?,也可以是礼没有规定的但是合于仁的,所以是合宜的?!暗乱?,生民之本也?!保ā豆铩そ锼摹罚┛杉?,义跟德、仁的目标是一致的。

      《尚书》中的“义”:

      “以义制事,以礼制心?!保ā吨衮持尽罚?/p>

      “无偏无陂,遵王之义?!保ā逗榉丁罚?/p>

      “以荡陵德,实悖天道?!锍廾鹨濉疽尜?,将由恶终?!┑挛┮?,时乃大训?!保ā侗厦罚?/p>

      《左传》中的“义”:

      “多行不义,必自毙”,“不义不暱,厚将崩?!保ā兑辍罚?/p>

      “臣闻爱子,教之以义方,弗纳于邪?!?,臣行,父慈,子孝,兄爱,弟敬,所谓六顺也?!保ā兑辍罚?/p>

      “夫名以制义,义以出礼,礼以体政,政以正民?!保ā痘腹辍罚?/p>

      “君子曰:‘酒以成礼,不继以淫,义也?!保ā蹲辍罚?/p>

      “背施无亲,幸灾不仁,贪爱不祥,怒邻不义。四德皆失,何以守国?”(《僖公十四年》)

      “《诗》、《书》,义之府也。礼乐,德之则也。德义,利之本也?!保ā顿夜吣辍罚?/p>

      “礼以行义,信以守礼,刑以正邪?!保ā顿夜四辍罚?/p>

      “死而不义,非勇也?!保ā段墓辍罚┎桓盟蓝谰筒凰阌?。

      “义而行之,谓之德、礼?!保ā段墓吣辍罚?/p>

      “背盟而欺大国,此必败。背盟,不祥;欺大国,不义;神人弗助,”(《成公元年》)

      “礼以行义,义以生利,利以平民,政之大节也?!保ā冻晒辍罚?/p>

      “临患不忘国,忠也。思难不越官,信也;图国忘死,贞也;谋主三者,义也?!保ā墩压辍罚?/p>

      “强以克弱而安之,强不义也。不义而强,其毙必速?!保ā墩压辍罚?/p>

      “闲之以义,纠之以政,行之以礼,守之以信,奉之以仁?!保ā墩压辍罚?/p>

      “心能制义曰度?!保ā墩压四辍罚?/p>

      “君子动则思礼,行则思义,不为利回,不为义疚?!保ā墩压荒辍罚?/p>

      “义则进,否则退?!保ā栋Ч辍罚?/p>

      从以上使用的“义”可以看出其所包含的公正、正义和爱?!按呵镂抟逭健保ā睹献印ぞ⌒南隆罚┱撬荡呵锸逼诘恼秸疾徽?。

      《论语》中的“义”:

      “见义不为,无勇也?!保?.24)

      “君子之于天下也,无适也,无莫也,义之与比?!保?.10)

      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?!保?.16)

      “有君子之道四焉:其行己也恭,其事上也敬,其养民也惠,其使民也义?!保?.16)

      “闻义不能徙,不善不能改?!保?.3)

      “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?!保?.15)

      “上好礼,则民莫敢不敬;上好义,则民莫敢不服?!保?3.4)

      “见利思义,见危授命?!保?4.12)

      “义然后取,人不厌其取?!保?4.13)

      “群居终日,言不及义?!保?5.17)

      “君子义以为质,礼以行之?!保?5.18)

      “行义以达其道?!保?6.11)

      “君子义以为上。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;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?!保?7.23)

      义也可以归纳到以下几个方面:“孝悌慈惠,以养亲戚;恭敬忠信,以事君上;中正比宜,以行礼节;整齐撙拙,以辟刑僇;纤啬省用,以备饥馑;敦懞纯固,以备祸乱;和协辑睦,以备寇戎。凡此七者,义之体也?!保ā豆茏印の甯ā罚┮簿褪撬荡诱呖梢源诱馄吒龇矫嫒米约旱男形龅煤弦?、符合正义。

      郭齐勇先生说:“‘义’的主要含义是‘公正’,是‘应该’,是‘正当’,是‘正义’?!濉猩缁峁杂胝逍?、行为正当性的要求?!保ā吨泄逖е瘛饭胗?,P122)

      凯尔森认为:“正义是一种主观的价值判断?!保ò俣劝倏疲?/p>

      《论语》里的“义”也是这样一种价值判断,含有社会公正性与正义性、行为正当性的要求。

      

      仁作为原则还是难以遵照执行,为了更便于大家的行为达到仁,符合义,就依此制定了具体的准则、规则、规范,这些就是礼。所以,能克己复礼就是按照仁这个原则在做,按照礼的规定来做也就是符合义的。比如《管子·五辅》说德有六兴,其中有“薄征敛”,这只是一个原则,究竟怎么为???薄到什么程度?在礼中就规定了具体的征敛比例、具体的征敛方式等等,照此征敛就是符合义的?!肮世裾?,义之实也?!保ā犊鬃蛹矣铩だ裨恕罚袄褚孕幸濉保ā蹲蟠べ夜四辍罚?。义不是具体的,而礼是具体的。

      “中正无邪,礼之质也?!保ā独窦恰ぱЪ恰罚┲姓侨实暮诵?,这说明礼是以仁为原则的。

      “道德仁义,非礼不成;教训正俗,非礼不备;分争辨讼,非礼不决;君臣、上下、父子、兄弟,非礼不定;宦学事师,非礼不亲;班朝治军,莅官行法,非礼威严不行;祷祠祭祀,供给鬼神,非礼不诚不庄?!保ā独窦恰で裆稀罚笆枪史蚶癖乇居诖笠?,分而为天地……夫礼必本于天,动而之地,列而之事,变而从时……”(《礼记·礼运》)又“治国不为礼,犹无耜而耕也;为礼不本于义,犹耕而弗种也?!保ā独窦恰だ裨恕罚├袷潜居诘赖氯室謇粗贫ǖ?,道德仁义都是不具体的,只有礼是具体的。没有礼的规定,一般人就很难做到符合道德仁义,国家的、社会的各项事情都难以正常进行。

      所以说,“礼,经国家,定社稷、序民人,利后嗣者也?!保ㄗ蟠ひ荒辏袄?,国之干也?!保ā蹲蟠べ夜荒辍罚袄袼允仄涔?,行其政令,无失其民者也?!保ā蹲蟠ふ压迥辍罚袄裾?,断长续短,损有余,益不足,达爱敬之文,而滋成行义之美者也?!保ā盾髯印だ衤邸罚├袷俏耸毓?、行政、安民、断长续短达爱敬、使民得以生而制定的对人(主要是为政者)的行为的指导细则,具体表现为社会生活各方面的规则、规章、制度。礼规定了这些具体的行为指导细则,让人知道如此做就是符合仁符合义的。

      礼的内容是什么呢?“夫礼,天之经也。地之义也,民之行也。天地之经,而民实则之。则天之明,因地之性……为君臣、上下,以则地义;为夫妇、外内,以经二物;为父子、兄弟、姑姊、甥舅、昏媾、姻亚,以象天明;为政事、庸力、行务,以从四时;为刑罚、威狱,使民畏忌,以类其震曜杀戮;为温慈、惠和,以效天之生殖长育?!枪噬笮行帕?,祸福赏罚,以制死生……礼,上下之纪,天地之经纬也,民之所以生也?!保ā蹲蟠ふ压迥辍罚?/p>

      治国离不开礼,个人也离不开礼?!袄?,身之干也?!保ā蹲蟠こ晒辍罚袄褚孕兄保ā蹲蟠は骞荒辍罚?,“行之以礼”(《左传·昭公六年》),“礼,人之干也。无礼,无以立?!保ā蹲蟠ふ压吣辍罚袄褚孕惺隆保ā蹲蟠ふ压拍辍罚?,“故人之能自曲直以赴礼者,谓之成人?!保ā蹲蟠ふ压迥辍罚熬佣蛩祭瘛保ā蹲蟠ふ压荒辍罚?,这些都是说礼是人的行为参考,人要使自己的言行真正符合人,而区别于动物,就必须按照礼的规定去做。人类社会要有秩序的存在,就不能像动物界一样弱肉强食,而必须按照礼的规定?;と跏迫禾?,礼是用来遏制强者欺凌弱者的?!扒菔抟粤ξ?,强者犯弱,……凡人之所以贵于禽兽者,以有礼也?!保ā蛾套哟呵铩つ谄缮稀罚熬铀砸煊谌苏?,以其存心也。君子以仁存心,以礼存心。仁者爱人,有礼者敬人?!保ā睹献印だ肼ο隆罚?/p>

      “礼,时为大,顺次之,体次之,宜次之,称次之?!保ā独窦恰だ衿鳌罚├?,首先要符合天时适应时代(《周易·丰卦》:“天地盈虚,与时消息?!薄端鹭浴罚骸八鹨嬗?,与时偕行?!焙苤厥印笆薄保?,其次要顺乎天道伦常(比如现在婚姻法、儿童?;し?、妇女权益?;しǖ人婕暗哪谌荩?,再次要适合于对象(比如不同的职业有不同的法律规定,比如有关公务员的管理规定、党员的有关规定、教师法等),还要合于事宜(比如不同的行业、处理不同的事情有不同的法律规定),与身份相称(比如,不同层次的公务员、不同级别的教师,对其各有不同的要求,是其身份不同的原因)?!胺蚶裾呓诮恢?,而法者禁于已然之后?!保ā逗菏椤ぜ忠甏罚├袷嵌匀说男形闹傅?,照此做就不会有受到处罚的可能,所以是“禁于将然之前”。

      形式也是礼的一部分,也称作礼,但仅仅是形式更准确的应该叫仪,《仪礼》就是作为仪式的礼,后人更多地把礼理解为形式了,比如“礼仪之邦”这个词就基本上把礼的真正内涵丢掉了,更多地把礼视作为仪了,否则,传统的“礼仪之邦”不就是制度之邦了吗?!度志防镉小叭瞬谎?,不知仪”,看重的是“仪”,但在《礼记·学记》里则是“人不学,不知道?!?/p>

      在《左传·昭公五年》说到礼与仪的区别:“公如晋,自郊劳至于赠贿,无失礼。晋侯谓女叔齐曰:‘鲁侯不亦善于礼乎?’对曰:‘鲁侯焉知礼?’公曰:‘何为?自郊劳至于赠贿,礼无违者,何故不知?’对曰:‘是仪也,不可谓礼。礼所以守其国,行其政令,无失其民者也。今政令在家,不能取也。有子家羁,弗能用也。奸大国之盟,陵虐小国。利人之难,不知其私。公室四分,民食于他。思莫在公,不图其终。为国君,难将及身,不恤其所。礼之本末,将于此乎在,而屑屑焉习仪以亟。言善于礼,不亦远乎?’”

      《左传·昭公二十五年》也说到礼与仪的区别:“子大叔见赵简子,简子问揖让周旋之礼焉。对曰:‘是仪也,非礼也?!蜃釉唬骸椅屎挝嚼??’对曰:‘吉也闻诸先大夫子产曰:“夫礼,天之经也。地之义也,民之行也?!碧斓刂?,而民实则之……’”

      形式只是礼的末节,而不是根本,礼的根本是用来守国、行政令、保人民的。一个国君没有能力行政令,又不起用有贤能的人,违反与大国定的盟约而侵犯小国,这样的国君怎么叫知礼呢?这说明,在当时,就有人不明白礼的真正内涵和作用,而把礼等同为仪了。

      陈来先生说:“古代儒家的礼文化是整体的,涵盖政治、制度、文化;而近世儒家所强调的礼文化,其致力方向唯在‘家礼’、‘乡礼’,在基层社群?!保ā犊追蜃佑胂执澜纭烦吕?,P79)

      

      在《论语》里孔子多出提到乐和乐的作用:

      “子曰:‘人而不仁,如礼何?人而不仁,如乐何?’”(3.2)

      “子曰:‘兴于诗,立于礼,成于乐?!保?.8)

      “子曰:‘先进于礼乐,野人也;后进于礼乐,君子也。如用之,则吾从先进?!保?1.1)

      “方六七十,如五六十,求也为之,比及三年,可使足民。如其礼乐,以俟君子?!保?1.25)

      “名不正,则言不顺;言不顺,则事不成;事不成,则礼乐不兴;礼乐不兴,则刑罚不中;刑罚不中,则民无所错手足?!保?3.3)

      “子曰:‘若臧武仲之知,公绰之不欲,卞庄子之勇,冉求文艺,文之以礼乐,亦可以为成人矣?!保?4.12)

      “孔子曰:‘天下有道,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;天下无道,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?!保?6.2)

      “子曰:‘礼云礼云,玉帛云乎哉?乐云乐云,钟鼓云乎哉?’”(17.11)

      可见孔子对乐的重视,在孔子看来,乐的作用与礼的作用一样重要。

      《尚书》和《左传》提到乐不多:

      “礼乐,德之则也?!保ā蹲蟠べ夜吣辍罚?/p>

      “乐以安德,义以处之,礼以行之,信以守之,仁以厉之,而后可以殿邦国,同福禄,来远人,所谓乐也?!保ā蹲蟠は骞荒辍罚?/p>

      《礼记·乐记》是专门论述乐的:

      “礼以道其志,乐以和其声?!?/p>

      “礼节民心,乐和民声?!?/p>

      “乐者为同,礼者为异。同则相亲,异则相敬。乐胜则流,礼胜则离。合情饰貌者,礼乐之事也?!?/p>

      “大乐与天地同和,大礼与天地同节。和故百物不失,节故祀天祭地?!?/p>

      “礼者殊事,合敬者也。乐者异文,合爱者也。礼乐之情同?!?/p>

      “乐者,天地之和也;礼者,天地之序也。和故百物皆化,序故群物皆别。乐由天作,礼以地制。过制则乱,过作则暴。明于天地,然后能兴礼乐也?!?/p>

      “乐者,所以象德也;礼者,所以缀淫也?!?/p>

      “德者,性之端也;乐者,德之华也?!?/p>

      “生民之道,乐为大焉?!?/p>

      礼的作用是节民心,乐的作用则是和民声,礼和乐都是与天道相合的,乐的作用仍然是为了生民。

      “声音之道,与政通矣。宫为君,商为臣,角为民,徵为事,羽为物,五者不乱,则无怗懘之音矣。宫乱则荒,其君骄。商乱则陂,其官坏。角乱则忧,其民怨。徵乱则哀,其事勤。羽乱则危,其财匮。五者皆乱,迭相陵,谓之慢。如此,则国之灭亡无日矣。郑卫之音,乱世之音也,比于慢矣。桑间濮上之音,亡国之音也。其政散,其民流,诬上行私而不可止也?!保ā独窦恰だ旨恰罚┮衾钟胝嗤?,所以,不能不慎。

      “郑音好滥淫志,宋音燕女溺志,卫音趋数烦志,齐音敖辟乔志;此四者皆淫于色而害于德,是以祭祀弗用也?!保ㄍ希┎皇撬挡缓涎潘痰囊衾志鸵桓哦啪?,而是不用于重要场合,尤其是为政者最好不要听,因为多听会“害于德”。

      《礼记·乐记》:“乐者,天地之和也。礼者,天地之序也?!勐孜藁?,乐之情也;欣喜欢爱,乐之官也。中正无邪,礼之质也;庄敬恭顺,礼之制也?!薄袄终?,非谓黄钟大吕弦歌干扬也,乐之末节也,故童者舞之。铺筵席,陈尊俎,列笾豆,以升降为礼者,礼之末节也,故有司掌之?!崩窭值哪康氖侵姓车刂喂裁??!独窦恰ぶ倌嵫嗑印纷诱盼收?,孔子说:“师,尔以为必铺几筵,升降酌献酬酢,然后谓之礼乎?尔以为必行缀兆,兴羽籥,作钟鼓,然后谓之乐乎?言而履之,礼也。行而乐之,乐也?!崩癫皇怯Τ昃淳?,乐不是钟鼓齐鸣,礼是指说的话能切实施行,乐是指施行的结果使众人都感到愉快。

      乐与政治的关系,在《左传·襄公二十九年》里吴公子札有一段论述:

      “请观于周乐。使工为之歌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,曰:‘美哉!始基之矣,犹未也。然勤而不怨矣?!?/p>

      “为之歌《邶》、《鄘》、《卫》,曰:‘美哉,渊乎!忧而不困者也。吾闻卫康叔、武公之德如是,是其《卫风》乎?’

      “为之歌《王》,曰:‘美哉!思而不惧,其周之东乎?’

      “为之歌《?!?,曰:‘美哉!其细已甚,民弗堪也,是其先亡乎!’

      “为之歌《齐》,曰:‘美哉!泱泱乎!大风也哉!表东海者,其大公乎!国未可量也?!?/p>

      “为之歌《豳》,曰:‘美哉!荡乎!乐而不淫,其周公之东乎?’

      “为之歌《秦》,曰:‘此之谓夏声。夫能夏则大,大之至也,其周之旧乎?’

      “为之歌《魏》,曰:‘美哉!沨沨乎!大而婉,险而易行,以德辅此,则明主也?!?/p>

      “为之歌《唐》,曰:‘思深哉!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?不然,何忧之远也?非令德之后,谁能若是?’

      “为之歌《陈》,曰:‘国无主,其能久乎?’自《郐》以下无讥焉。

      “为之歌《小雅》,曰:‘美哉!思而不贰,怨而不言,其周德之衰乎?犹有先王之遗民焉?!?/p>

      “为之歌《大雅》,曰:‘广哉!熙熙乎!曲而有直体,其文王之德乎?’

      “为之歌《颂》,曰:‘至矣哉!直而不倨,曲而不屈,迩而不逼,远而不携,迁而不淫,复而不厌,哀而不愁,乐而不荒,用而不匮,广而不宣,施而不费,取而不贪,处而不底,行而不流,五声和,八风平,节有度,守有序,盛德之所同也?!?/p>

      从一个国家流行的音乐,可以判断出一个国家的政治情况:是勤劳还是忧思,是琐碎还是宏大,是深沉还是浮夸。吴公子札评郑声:“美哉!其细已甚,民弗堪也,是其先亡乎!”杜预注:“美其有治政之音。讥其烦碎,知不能久?!笨子贝锼怠爸>谭乘?,情见于诗,以乐播诗,见于声内。言其细碎已甚矣,下民不能堪也。民不堪命,国不可久?!?/p>

      音乐能反应政治的情况,反过来,也可以用音乐来引导民心,“入其国,其教可知也……广博易良,乐教也?!保ā独窦恰ぞ狻罚┖玫囊衾挚梢砸济裰诒涞每砉闵屏?。

      知(智)

      什么是“知”,孔子没有下定义,只说“好学近乎知”(《中庸》)。荀子下了定义:“是是非非谓之知,非是是非谓之愚?!保ā盾髯印ば奚怼罚┘茨苤蓝缘氖嵌缘?、错的是错的就是知。

      孟子说“是非之心,智之端也?!保ā睹献印す锍笊稀罚┯炙怠叭手?,事亲是也;义之实,从兄是也;智之实,知斯二者弗去是也?!保ā睹献印だ肼ι稀罚┘茨芄慌卸鲜欠?,是智、能够坚守仁义都是智。

      “损怨益仇,非知也?!保ā蹲蟠の墓辍罚ń韫拢┍ㄋ皆苟贾鹿鹗遣恢?。

      “择任而往,知也?!保ā蹲蟠ふ压辏┠芄蛔龀稣费≡穸敌惺侵?。

      “爱近仁,度近智?!保ā犊鬃蛹矣铩ぱ栈亍罚┠苌笫倍仁撇畈欢嘟咏腔?。

      “智莫难于知人”(《孔子家语·弟子行》)智慧最难能的是知人。

      《论语》里大多数“知”意为知道,是动词,另有十八处“知”相当于“智”,表示智慧、智力、智能。有时单独出现,有的与“仁”并列,有的与“愚”对举。大多是孔子主动提到的,少数是别人先说的,可见孔子是比较重视“知”的?!堵塾铩返摹爸庇幸韵录父龇矫妫?/p>

      知道做正确的事就是知,如:

      “宁武子,邦有道,则知;邦无道,则愚。其知可及也,其愚不可及也?!保?.21)

      “樊迟问知。子曰:‘务民之义,敬鬼神而远之,可谓知矣?!保?.22)

      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?!保?.29)(14.28)

      “樊迟问仁。子曰:‘爱人?!手?。子曰:‘知人?!保?2.22)

      “可与言而不与言,失人;不可与言而与之言,失言。知者不失人,亦不失言?!保?5.8)

      “君子一言以为知,一言以为不知,言不可不慎也?!保?9.25)

      做不正确的事或不知道做正确的事就不是知,如:

      “里仁为美。择不处仁,焉得知?”(4.1)

      “臧文仲居蔡,山节藻棁,何如其知也?!保?.18)

      “好从事而亟失时,可谓知乎?”(17.1)

      徒知道喜欢智慧,却不肯学习,就会成为浪荡:

      “好仁不好学,其蔽也愚;好知不好学,其蔽也荡?!保?7.8)

      狡辩不是智慧:

      “恶徼以为知者,恶不孙以为勇者,恶讦以为直者?!保?7.24)

      所以,知包含以下内容:能做出正确判断、能做出权衡、能识别人、没有困惑。这些都需要知识作为基础,所以就需要学习,否则,知就成为浪荡,所以孔子说“好学近乎知”。一件事是否仁、怎么做才符合仁,这就必须有理解和判断的能力,也就是知。没有知识,人的理解和判断的能力都会受到限制,所以,理解和判断的能力需要知识作为基础,也就是知包含各种知识。知的核心是理解力、判断力和知识。

      

      孔子在《论语》里多次提到“勇”,主要是说“勇”必须合义、合礼。符合义的事情应该做,如果不做就是无勇;不符合义、不符合礼的事情做了就是乱,好勇而不好学也会成为乱;勇敢的人没有畏惧;仁者都是有勇气的,而勇敢的人不一定都有仁。这些“勇”都不内含仁义。

      “见义不为,无勇也?!保?.24)

      “勇而无礼则乱”(8.2)

      “勇者不惧”(9.29)

      “仁者必有勇,勇者不必有仁?!保?4.4)

      “好勇不好学,其蔽也乱?!保?7.8)

      “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;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?!保?7.21)

      “恶勇而无礼者”(17.22)

      “子路曰:‘君子尚勇乎?’子曰:‘君子义以为上。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;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?!保?7.23)

      “恶不孙以为勇者”(17.24)

      《尚书》里就两次提到“勇”:“惟天生聪明时乂,有夏昏德,民坠涂炭,天乃锡王勇智,表正万邦,”(《商书·仲虺之诰》)这是讲商汤的勇和智?!柏钬钣路?,射御不违,我尚不欲?!保ā吨苁椤で厥摹罚┠苌淠苡挠路虿⒉荒艿玫角啬鹿目粗?。

      《左传》里提到“勇”也不多,“死而不义,非勇也?!保ā蹲蟠の墓辍罚安淮诙∪擞谙?,无勇也?!保ā蹲蟠の墓辍罚拔デ苛耆?,非勇也?!保ā蹲蟠ざü哪辍罚爸苋手叫?,率义之谓勇。复言,非信也。期死,非勇也?!保ā蹲蟠ぐЧ辍罚┧蓝环弦?、避强欺弱、以死为荣,这些都不是勇。这些“勇”内含了仁义。当时有一些人以敢死、避强欺弱、以死为荣当成勇敢,于是,另有人说这些不是勇。

      “有义之谓勇敢。故所贵于勇敢者,贵其能以立义也;所贵于立义者,贵其有行也;所贵于有行者,贵其行礼也。故所贵于勇敢者,贵其敢行礼义也。故勇敢强有力者,天下无事则用之于礼义;天下有事则用之于战胜?!适ネ踔笥赂仪坑辛θ绱艘?。勇敢强有力而不用之于礼义战胜,而用之于争斗,则谓之乱人?!保ā独窦恰て敢濉罚┱饫?,前面的勇敢隐含了义,最后一勇敢不隐含义。

      “勇而不中礼,谓之逆?!保ā独窦恰ぶ倌嵫嗑印罚┮簿褪撬涤率且匀世褚遄魑系囊?。君子崇尚的勇和小人崇尚的勇不一样:“君子以心导耳目,立义以为勇;小人以耳目导心,不逊以为勇”(《孔子家语·好生》)

      “可以死,可以无死,死伤勇?!保ā睹献印だ肼ο隆罚┎⒉皇遣慌滤谰褪怯?,冒死求勇有损勇的称谓。

      孟子对梁惠王说:“王请无好小勇。夫抚剑疾视曰,‘彼恶敢当我哉!’此匹夫之勇,敌一人者也。王请大之!《诗》云:‘王赫斯怒,爰整其旅,以遏徂莒,以笃周祜,以对于天下?!宋耐踔乱?。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?!妒椤吩唬骸旖迪旅?,作之君,作之师,惟曰其助上帝宠之。四方有罪无罪惟我在,天下曷敢有越厥志?’一人衡行于天下,武王耻之。此武王之勇也。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。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,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?!保ā睹献印ち夯萃跸隆罚?/p>

      “轻死而暴,是小人之勇也。义之所在,不倾于权,不顾其利,举国而与之不为改视,重死持义而不桡,是士君子之勇也?!保ā盾髯印と偃琛罚?/p>

      “有上勇者,有中勇者,有下勇者。天下有中,敢直其身;先王有道,敢行其意;上不循于乱世之君,下不俗于乱世之民;仁之所在无贫穷,仁之所亡无富贵;天下知之,则欲与天下同苦乐之;天下不知之,则傀然独立天地之间而不畏:是上勇也。礼恭而意俭,大齐信焉,而轻货财;贤者敢推而尚之,不肖者敢援而废之:是中勇也。轻身而重货,恬祸而广解苟免,不恤是非然不然之情,以期胜人为意:是下勇也?!保ā盾髯印ば远瘛罚?/p>

      孔子说勇应当符合仁义礼,不符合仁义礼的勇是乱。孟子和荀子把符合仁义礼的勇成称为大勇或上勇,把不符合仁义礼的勇称为小勇或下勇。

      上面的勇都是指勇敢,包含有力量??鬃佑炙怠爸芙跤隆保ā吨杏埂罚?,这个“勇”不同于上面的勇,这里的勇是指毅力。

      

      《说文·心部》:“忠,敬也,尽心曰忠。从心,中声?!比舭凑沼椅乃?,则“忠”之义从“中”,当是内心中正。

      “上思利民,忠也”(《左传·桓公六年》),“公家之利,知无不为,忠也?!保ā蹲蟠べ夜拍辍罚拔匏?,忠也?!保ā蹲蟠こ晒拍辍罚爸?,民之望也?!保ā蹲蟠は骞哪辍罚傲倩疾煌?,忠也”(《左传·昭公元年》)。这些“忠”都是对统治者执政的要求,要求统治者尽心为民,使民获益?!爸倚胖芈?,所以劝士也”(《中庸》),“忠”同样是对统治者的要求。

      《论语》里的“忠”出现了18次,有两次是上对下,两次是下对上(或对国家),其余都是用于任何人与人之间交往的要求。

     ?。?)上对下的忠:

      季康子问:“使民敬、忠以劝,如之何?”子曰:“临之以庄,则敬;孝慈,则忠;举善而教不能,则劝?!保?.20)

      子曰:“爱之,能勿劳乎?忠焉,能勿诲乎?”(14.7)

     ?。?)下对上(或对国家)的忠:(令尹子文可以说是对国家的忠,也可以说是对新令尹的忠)

      定公问:“君使臣,臣事君,如之何?”孔子对曰:“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?!保?.19)

      子张问曰:“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,无喜色;三已之,无愠色。旧令尹之政,必以告新令尹。何如?”子曰:“忠矣?!痹唬骸叭室雍??”曰:“未知,焉得仁?”(5.19)

     ?。?)没有特别针对,泛指任何人与人间交往应当如此:

      曾子曰:“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(1.4)

      子曰:“君子不重,则不威。学则不固。主忠信,无友不知己者。过则勿惮改?!保?.8)

      曾子曰:“夫子之道,忠恕而已矣!”(4.15)

      子曰:“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如丘者焉,不如丘之好学也。(5.28)

      子以四教:文,行,忠,信。(7.24)

      子曰:“主忠信,毋友不如己者,过则勿惮改?!保?.25)

      子张问崇德辨惑。子曰:“主忠信,徙义,崇德也?!保?2.10)

      子张问政。子曰:“居之无倦,行之以忠?!保?2.14)

      子贡问友。子曰:“忠告而善道之,不可则止,毋自辱焉?!保?2.23)

      樊迟问仁。子曰:“居处恭,执事敬,与人忠。虽之夷狄,不可弃也?!保?3.19)

      子张问行。子曰:“言忠信,行笃敬,虽蛮貊之邦行矣。言不忠信,行不笃敬,虽州里行乎哉?……”子张书诸绅。(15.6)

      孔子曰:“君子有九思: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敬,疑思问,忿思难,见得思义?!保?6.10)

      “忠”就是与人交往时内心要“中正”,包括君对臣、臣对君,以及任何人与人之间的交往?!爸摇焙罄锤怀鲇糜谙露陨系囊?,“忠”必须唯君命是从吗?《荀子·臣道》:“从命而利君谓之顺,从命而不利君谓之谄;逆命而利君谓之忠,逆命而不利君谓之篡;……君有过谋过事,将危国家、殒社稷之惧也,大臣父兄,有能进言于君,用则可,不用则去,谓之谏;有能进言于君,用则可,不用则死,谓之争;有能比智同力,率群臣百吏而相与强君挢君,君虽不安,不能不听,遂以解国之大患,除国之大害,成于尊君安国,谓之辅;有能抗君之命,窃君之重,反君之事,以安国之危,除君之辱,功伐足以成国之大利,谓之拂。故谏、争、辅、拂之人,社稷之臣也,国君之宝也,明君之所尊厚也,……传曰:‘从道不从君?!酥揭??!薄缎⒕罚骸熬又律弦?,进思尽忠,进思补过,将顺其美,匡救其恶”??杉?,“忠”是中正、从道,为国家社稷着想,君有错,不利于国家和人民,为臣者就要劝谏君王改错;君坚持错误不改,自己就该离开,而不是唯君是从,更不是“君叫臣死,臣不得不死”。

      “有大忠者,有次忠者,有下忠者,有国贼者:以德覆君而化之,大忠也;以德调君而辅之,次忠也;以是谏非而怒之,下忠也;不恤君之荣辱,不恤国之臧否,偷合苟容以持禄养交而已耳,国贼也。若周公之于成王也,可谓大忠矣;若管仲之于桓公,可谓次忠矣;若子胥之于夫差,可谓下忠矣;若曹触龙之于纣者,可谓国贼矣?!保ā盾髯印こ嫉馈罚?/p>

      在《左传·文公元年》里左氏和《孔子家语·弟子行》里孔子都说“忠,德之正也”,即“忠”是体现了道德的中正,以中正为前提,尽心尽力。

      

      《说文·言部》:“信,诚也?!薄靶拧痹凇堵塾铩防锍鱿至?8次,多于“义”的24次,“忠”的18次,“孝”的19次,“敬”的22次??杉鬃佣浴靶拧钡闹厥?。极少数是动词“相信”,大多数是“诚”的意思。

      “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”(1.4)

      “敬事而信”(1.5)

      “谨而信”(1.6)

      “言而有信”(1.7)

      “主忠信,无友不知己者”(1.8)(9.25)

      “信近于义,言可复也”(1.13)

      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?!保?.22)

      “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”(5.26)

      “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”(7.1)

      “子以四教:文,行,忠,信?!保?.24)

      “正颜色,斯近信矣?!保?.4)

      “笃信好学”(8.13)

      “??斩恍拧保?.16)

      “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?!裎扌挪涣??!保?2.7)

      “主忠信,徙义,崇德也?!保?2.10)

      “上好信,则民莫敢不用情?!保?3.4)

      “言必信,行必果,硁硁然小人哉?!保?3.20)

      “不逆诈,不亿不信,抑亦先觉者,是贤乎?!保?4.31)

      “言忠信,行笃敬,虽蛮貊之邦行矣。言不忠信,行不笃敬,虽州里行乎哉?”(15.6)

      “君子义以为质,礼以行之,孙以出之,信以成之?!保?5.18)

      “恭、宽、信、敏、惠。恭则不侮,宽则得众,信则人任焉,敏则有功,惠则足以使人?!保?7.6)

      “好信不好学,其蔽也贼?!保?7.8)

      “君子信而后劳其民;未信,则以为厉己也。信而后谏;未信,则以为谤己也?!保?9.10)

      “宽则得众,信则民任焉,敏则有功,公则说?!保?0.1)

      《左传》里也多次提到“信”,如“祝史正辞,信也?!保ā痘腹辍罚靶?,国之宝也,民之所庇也?!保ā顿夜迥辍罚靶乓孕幸濉保ā冻晒四辍罚?,“不忘旧,信也?!保ā冻晒拍辍罚靶乓允乩瘛保ā冻晒迥辍罚?。祝史是不可以对天、对神说假话的,说的实话就是正辞,说实话就是信;信是统治者保有国家、?;と嗣竦恼涔蟊ξ?;信是要符合仁的原则的,是为了行事合义并符合礼?!爸苋手叫??!保ā蹲蟠ぐЧ辍罚┬庞凶湃实某煞?,己欲立而立人。如双方订立一个协议,你想有所获益,也要考虑让对方获益,使对方能生存,这种协议就是符合仁的才能有信。

      “‘皆奖王室,无相害也。有渝此盟,明神殛之,俾队其师,无克祚国,及而玄孙,无有老幼?!游绞敲艘残??!保ā蹲蟠べ夜四辍罚┬攀撬嫡飧雒嗽嫉哪谌菔欠先实脑虻?,所以是可以遵守的。也就是说,“信”不是简单的坚守协约,而是信约的内容首先应当以仁为原则、符合义、遵守礼的。信就是在事情的整个过程中贯彻让每个人都能生存这个道德,用现在的话说就是“双赢”。

      “求逞志而弃信,志将逞乎?志以发言,言以出信,信以立志”(《左传·襄公二十七年》),志向用言语表达出来,说出来的话要符合信,符合了信才能有助于志向的实现,想要实现志向却放弃信,志向是不可能实现的。即言是要体现信、可以遵守的。

      “君子义以为质,礼以行之,孙以出之,信以成之?!保?5.18)君子以合义为原则,按照礼的规定来实行,用婉转的言语说出来,依靠诚信得以完成。

      当然,“信”不是意味着简单地不管说的什么话都遵照执行,所以说,“复言,非信也?!保ā蹲蟠ぐЧ辍罚┎环先室宓幕耙沧袷鼐筒唤行?,只有符合仁义的话才能遵守,遵守了才叫信?!靶沤谝?,言可复也?!保?.13)所以,说话要符合仁义,这样的承诺才能兑现。

      “要盟无质,神弗临也,所临唯信。信者,言之瑞也,善之主也,是故临之。明神不蠲要盟,背之可也?!保ā蹲蟠は骞拍辍罚┎黄降鹊那┰冀凶觥耙恕?,并没有体现“言之瑞,善之主”,不符合仁,所以,不必遵守。遵守“要盟”就叫“仁而不学则愚”了。

      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记:“过蒲,会公叔氏以蒲畔,蒲人止孔子。弟子……斗甚疾。蒲人惧,谓孔子曰:‘苟毋适卫,吾出子?!胫?,出孔子东门??鬃铀焓饰?。子贡曰:‘盟可负邪?’孔子曰:‘要盟也,神不听?!毙椴蝗?,别人不遵守,怎么能把事情办成呢?孔子很重视“信”,但绝不被不平等的盟约束缚。

      如果弱势者被迫签订了不平等的不符合仁义礼的协定,那么,不遵守这个协定也就不叫无信了,强势者坚守协议也不算诚信。诚信应当首先体现在协议的内容中?!靶乓猿芍?,即一件事既符合了义,按照制度规定允许的去做,在做的整个过程中还要体现仁信,才能最终成就这件事。正如现在处理违约事件,首先要看这个约定是不是合法,约定不合法,这个约定就是无效的,当然谈不上遵守。

      “信,德之固也?!保ā蹲蟠の墓辍罚爸倚?,礼之器也?!保ā蹲蟠ふ压辍罚靶?,德之厚也”(《孔子家语·弟子行》)“口不道忠信之言”(《左传·僖公二十四年》)所谓“道忠信之言”也就是“言忠信”,意思是说出的话要中正、符合道德仁义礼、是可以遵守的,并非指说出的都是“要忠于某,要守信”这样的话。能做到忠,即做事都考虑到利国利民,道德就纯正了;能做到信,即行为符合仁义、遵守礼,道德就坚固了。所以,忠、信都是要符合道、德、仁、义、礼,并体现一个人对道、德、仁、义、礼的实行情况,即言行都是公正无私的。一起做坏事互相不违背就不是忠、不是信。

      

      《说文》:“敬,肃也?!薄八?,持事振敬也。战战兢兢也?!薄熬础钡囊馑加Ω檬墙魃鞴Ь吹卮硎虑?。

      “敬”在《论语》里出现的次数也不少,多于“忠”出现的次数?!熬词露拧保?.5),“为礼不敬”(3.26),“居敬而行简”(6.2),“君子敬而无失”(12.5),“执事敬”(13.19),“修己以敬”(14.42),“行笃敬”(15.6),“敬其事而后其食”(15.38),“事思敬”(16.10)。

      “敬”在《尚书》里就多次出现?!杜谈隆罚骸半藜绑凭?,恭承民命?!薄逗榉丁罚骸熬从梦迨隆??!毒龏]》:“其汝克敬德,明我俊民”;“往敬用治”?!洞笥碲印罚骸吧髂擞形?,敬修其可愿?!薄段遄又琛罚骸拔松险?,奈何不敬?”《太甲下》:“先王惟时懋敬厥德,克配上帝?!?/p>

      “敬”在《左传》里也是多次出现?!顿夜荒辍罚骸袄?,国之干也。敬,礼之舆也。不敬则礼不行?!薄缎辍罚骸安煌Ь?,民之主也?!薄冻晒辍罚骸熬?,身之基也?!薄断骞四辍罚骸熬?,民之主也?!薄断骞荒辍罚骸熬瓷魍?,惟民之则?!薄墩压辍罚骸傲僦跃础?。

      以上这些“敬”都是指为政者的个人修养,为政者对待事情、对待别人的态度,而不是要求别人敬己。

      《国语·周语下》:“成王不敢康,敬百姓也?!砩系氯?,而敬百姓?!薄豆铩て胗铩罚骸八熳堂?,与无财,而敬百姓,则国安矣?!闭饫锼病熬础痹蛭熬窗傩铡??!吨杏埂防镆菜怠熬创蟪家病?。

      “仁者必敬人”(《荀子·臣道》)??杉?,“敬”并非单指下对上的态度,而是每个人对他人对事情所体现出来的态度和自身的修养。任何一个人,在他人面前,保持自己恭敬的言行,就是敬他人了。

      “敬,德之聚也。能敬必有德,德以治民。出门如宾,承事如祭,仁之则也?!保ā蹲蟠べ夜辍罚熬?,德之恪也。恪于德以临事,其何不济?”(《国语·晋语五》)敬就是德、仁的体现,所以,有了恭敬的心,就没有做不好的事。

      “用下敬上,谓之贵贵;用上敬下,谓之尊贤。贵贵尊贤,其义一也?!保ā睹献印ね蛘孪隆罚┫露陨弦?,上对下也应该敬,是对等的。

      孔子说“礼,敬为大?!保ā犊鬃蛹矣铩ご蠡榻狻罚┟献铀怠肮Ь粗?,礼也?!保ā睹献印じ孀由稀罚├褚笕擞泄Ь粗?,这是执行礼时最重要的。

      子产和晏子是孔子非常推崇的两个人,在《论语》里孔子提到他们时都讲到他们的“敬”:“子谓子产:‘有君子之道四焉:其行己也恭,其事上也敬,其养民也惠,其使民也义?!保?.16)“子曰:‘晏平仲善与人交,久而敬之?!保?.17)

      “齐高厚相大子光以先会诸侯于钟离,不敬。士庄子曰:‘高子相大子以会诸侯,将社稷是卫,而皆不敬,弃社稷也,其将不免乎!’”(《左传·襄公十年》)身负重任的人行为不敬,最后都没有好结果。

      同样,还有“齐侯、卫侯不敬。叔向曰:‘二君者必不免?;岢?,礼之经也;礼,政之舆也;政,身之守也;怠礼失政,失政不立,是以乱也?!保ā蹲蟠は骞荒辍罚?/p>

      “蔡侯归自晋,入于郑。郑伯享之,不敬。子产曰:‘蔡侯其不免乎?日其过此也,君使子展廷劳于东门之外,而傲。吾曰:“犹将更之?!苯窕?,受享而惰,乃其心也。君小国事大国,而惰傲以为己心,将得死乎?若不免,必由其子。其为君也,淫而不父。侨闻之,如是者,恒有子祸?!保ā蹲蟠は骞四辍罚?/p>

      《左传》里这样的例子还很多,所以说敬是“身之基”“民之主”。

      “妻也者,亲之主也,敢不敬与?子也者,亲之后也,敢不敬与?君子无不敬也,敬身为大。身也者,亲之枝也,敢不敬与?不能敬其身,是伤其亲?!薄熬友圆还?,动不过则,百姓不命而敬恭。如是,则能敬其身?!保ā独窦恰ぐЧ省罚┚幼鹁雌拮?、尊敬子女,身体是父母给的,能不认真对待吗?自身不恭敬就是伤害父母。所以,一个人应当无所不敬。

      

      《尔雅·释训》:“善父母为孝,善兄弟为友?!薄端滴摹だ喜俊罚骸靶?,善事父母者?!避髯拥亩ㄒ迨牵骸澳芤允虑孜街ⅰ保ā盾髯印ね踔啤罚?。

      《尚书》里的“孝”也是同样的意思:“奉先思孝,接下思恭?!保ā短字小罚靶⒀矢改浮保ā毒期尽罚?,“惟尔令德孝恭,惟孝友于兄弟,克施有政?!保ā毒隆罚傲┣?,立敬惟长。始于家邦,终于四海?!保ā兑裂怠罚?/p>

      “孝,礼之始也?!保ā蹲蟠の墓辍罚?,“孝弟也者,其为仁之本与?!保?.2)“孝,德之始也?!保ā犊鬃蛹矣铩さ茏有小罚┮桓鋈巳绻疾话约旱母改?,他还会爱其他人吗?统治者为了权和利而父子兄弟相杀,这样的统治者能关心老百姓吗?所以说,一个人爱父母兄弟,是他以后能实现仁道的基础,因此,孔子对统治者尤其强调孝:“君子笃于亲,而民兴于仁?!薄靶⒋?,则忠?!保?.20)

      “为人子者,患不孝,不患无所?!保ā蹲蟠は骞辍罚?/p>

      怎么善事父母、怎么尽孝呢?孔子弟子也常问孔子?!懊衔洳市?。子曰:‘父母唯其疾之忧?!保?.6)“子游问孝。子曰:‘今之孝者,是谓能养。至于犬马,皆能有养。不敬,何以别乎?’”(2.7)“子夏问孝。子曰:‘色难。有事,弟子服其劳;有酒食,先生馔,曾是以为孝乎?’”(2.8)“‘孝乎惟孝,友于兄弟,施于有政?!保?.21)孝就是不要让父母担心;孝就是要敬养父母;孝不仅要为父母做在前吃在后,更要在父母面前表现出愉快的神情。这些都体现了子女内心对父母的爱。

      那么,孝意味着唯父母是从吗?《荀子·子道》:“入孝出弟,人之小行也。上顺下笃,人之中行也。从道不从君,从义不从父,人之大行也?!⒆铀圆淮用腥捍用?,则亲危;不从命,则亲安。孝子不从命乃忠。从命,则亲辱;不从命,则亲荣。孝子不从命乃义。从命,则禽兽;不从命,则修饰。孝子不从命乃敬。故可以从而不从,是不子也;未可以从而从,是不忠也。明于从不从之义,而能致恭敬、忠信、端悫以慎行之,则可谓大孝矣。传曰:‘从道不从君,从义不从父?!酥揭??!闭饫镆丫隽舜鸢?,孝不是唯父母是从,义不当从则不从。

      《孔子家语·六本》:“曾子耘瓜,误斩其根。曾皙怒建大杖以击其背,曾子仆地而不知人,久之有顷,乃苏,欣然而起,进于曾皙曰:‘向也参得罪于大人,大人用力教,参得无疾乎?!硕头?,援琴而歌,欲令曾皙而闻之,知其体康也??鬃游胖?,告门弟子曰:‘参来勿内?!巫砸晕拮?,使人请于孔子。子曰:‘汝不闻乎,昔瞽瞍有子曰舜,舜之事瞽瞍,欲使之未尝不在于侧,索而杀之,未尝可得,小棰则待过,大杖则逃走,故瞽瞍不犯不父之罪,而舜不失烝烝之孝,今参事父委身以待暴怒,殪而不避,既身死而陷父于不义,其不孝孰大焉?汝非天子之民也,杀天子之民,其罪奚若?’曾参闻之曰:‘参罪大矣?!?/p>

      由上可见,孝不是简简单单的唯父母是从,而是从爱父母出发,体谅父母,?;じ改?,使父母不犯错、不陷于无礼,自己行为符合礼,并引导父母的行为使之符合礼。爱父母怎么能让父母陷于不义无礼违法呢?听从父母错误的建议作了错事而使人知道此父母无礼,怎么能算孝呢?纠正、消除父母的错误才是孝。孝哪里是“父叫子死,子不得不死呢”。

      《礼记·祭义》中,曾子说:“居处不庄,非孝也;事君不忠,非孝也;莅官不敬,非孝也;朋友不信,非孝也;战阵无勇,非孝也。五者不遂,灾及于亲,敢不敬乎?亨孰膻芗,尝而荐之,非孝也,养也?!?/p>

      孟子说:“世俗所谓有不孝者五,惰其四支,不顾父母之养,一不孝也;博弈好饮酒,不顾父母之养,二不孝也;好货财,私妻子,不顾父母之养,三不孝也;从耳目之欲,以为父母戮,四不孝也;好勇斗很,以危父母,五不孝也?!保ā睹献印だ肼ο隆罚?/p>

      曾子和孟子给了我们一个开放的孝的含义,孝并非指待在父母身边服侍供养,而是要比这宽泛得多。不庄、不忠、不敬、不信、无勇都会影响到亲人,所以,这些行为都属不孝,这就要求人在任何时候谨慎自己的言行。孝在这里其实成了规范人的行为的一个尺度,它作为行为规范的尺度与礼或法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:后者是着重于用外在的约束来规范人的行为;而孝则是要求人从内心对父母的爱出发来规范自己的行为,这样,人不仅守了法,也不会产生精神的虚空。

    二、各概念之间的关系

      1、道德仁义礼之间的关系

      孔子说“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?!保?.6)这里正说明了道、德、仁的层次关系。

      “喜怒哀乐之未发,谓之中;发而皆中节,谓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?!保ā吨杏埂罚┲挥刑斓刈匀徊琶挥邢才Ю?,对万事万物同样的对待,而没有偏爱,或者说天地没有爱,这是“中”,“中”就是天道的状态。人总是会有喜怒哀乐的,如果以自然道的“中”作为标杆,喜怒哀乐能不违反自然,就是“和”,这是效仿天道的人道能达到的最高境界。

      人道是明王圣人治国的最高目标,目的是要达成人与自然的和谐、人类的和谐、社会的和谐。德是实现生民之道这个最高目标的基本路线,其核心是中和正,目的是生民。仁是实现道和德的基本原则,其核心是爱和公正。仅仅有仁还是达不到德,必须有知和勇作辅翼,可以说知是达成德的方略,勇是达成德的保障。一个人的行为如果能在各个方面自觉符合道、德、仁,那他所行就是义;但是,并非大家都能自觉地使自己的行为合义,为了便于大家的行为有所依循,根据仁这个原则制定了礼,礼就是具体的规范、规则、准则,有针对各种情况的实施细则。

      正因为道是最高目标,所以,它是用来立志的,如“士志于道”(4.9)、“至于道”(6.24)、“志于道,据于德”(7.6)、“可与适道”(9.30)、“人能弘道”(15.29)、“信道不笃”(19.2)。

      德是基本路线,所以,它是可以引导人遵守的,如“为政以德”(2.1)、“道之以德”(2.3)、“君子怀德”(4.11)、“德之不修”(7.3)、“据于德”(7.6)、“执德不弘”(19.2)。

      为了容易理解,现在用一个通俗的比喻来说明这个关系:把人类比做一个人,道就是要让人健康地生存;德就是实现道的路线,在这里是用什么方法使人保持健康的身体(比如饮食均衡);仁就是按照饮食均衡的路线来吃东西,包括吃的方式、吃的内容要符合路线;自觉地按照“德”和“仁”就餐而获得了均衡的营养就是义;为了大家更便捷地按照饮食均衡来就餐,不需要天天每吃一次都要考虑衡量营养搭配情况,以仁为原则制定了礼,在这里就是营养均衡的食谱(这就具体到用什么食物、如何搭配食物、如何烹调、火候如何等等),所以,礼比仁更具体、更具有规范和指导作用;按照食谱就餐也是义。能判断怎么做是均衡的就是知,能坚持就是勇。

      进食而不知道是为了使身体健康、不知道要饮食均衡、不知道以饮食均衡为原则就餐、不知道如何将饮食均衡的原则用于自己的饮食、不按照营养均衡的食谱用餐、或者追求口腹之欲等,这些做法都会有害身体健康,严重的就会得暴疾身亡。

      同样,一个国家,如果不以生民爱民为宗旨、不了解生民爱民的方法、不知道如何将这些方法使民获益、不按照生民爱民为原则制定法律规章制度、不按照这样的法律规章制度办事,各级统治者强取豪夺、与民争利、追求自己享乐、制定的规章不是为了使人民获益而是使强取豪夺合法化,那么,这个国家就必然要生病。所以说“治乱在庶官”(《尚书·说命中》),“国家之败,由官邪也?!保ā蹲蟠せ腹辍罚┮桓龉沂侵问锹胰【鲇诠倭偶诺男形绾?,为了避免国家之败,为了避免官邪,就要选择经过学习、其行为符合道德规范的人来为国家服务,即“官不及私昵,惟其能?!保ā渡惺椤に得小罚?/p>

      2、知仁勇的关系

      典籍里有多处把知仁勇三者并举,或其中两者并举。

     ?。?)三者并举的如:

      “知者不惑,仁者不忧,勇者不惧?!保?.29)(14.28)

      “违强陵弱,非勇也。乘人之约,非仁也。动无令名,非知也?!保ā蹲蟠ざü哪辍罚?/p>

      “知,仁,勇,三者天下之达德也,……好学近乎知,力行近乎仁,知耻近乎勇?!保ā吨杏埂罚?/p>

     ?。?)仁与知并举的有:

      “仁者安仁,知者利仁?!保?.2)

      “知者乐水,仁者乐山;知者动,仁者静;知者乐,仁者寿?!保?.23)

      “知及之,仁不能守之,虽得之,必失之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,不庄以莅之,则民不敬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,庄以莅之,动之不以礼,未善也?!保?5.33)

      “好仁不好学,其蔽也愚;好知不好学,其蔽也荡.”(17.8)

      “明足以见之,仁足以与之,知足以利之,可谓贤矣?!保ā独窦恰ぜ劳场罚?/p>

      “不厌,智也;教不倦,仁也。仁且智,夫子既圣矣?!保ā睹献印す锍笊稀罚?/p>

      “智者使人知己,仁者使人爱己?!薄爸钦咧?,仁者爱人?!薄爸钦咦灾?,仁者自爱?!保ā犊鬃蛹矣铩と 罚?/p>

      “爱近仁,度近智,为己不重,为人不轻,君子也夫?!保ā犊鬃蛹矣铩ぱ栈亍罚?/p>

      “仁者莫大乎爱人,智者莫大乎知贤,贤政者莫大乎官能?!保ā犊鬃蛹矣铩ね跹越狻罚?/p>

      “温润而泽,仁也;缜密以栗,智也;廉而不刿,义也?!保ā犊鬃蛹矣铩の视瘛罚?/p>

      “仁者不穷约,智者不失时,义者不绝世?!保ā犊鬃蛹矣铩で诮狻罚?/p>

     ?。?)仁与勇并举的:

      “有德者必有言,有言者不必有德。仁者必有勇,勇者不必有仁?!保?4.4)

      “周仁之谓信,率义之谓勇。复言,非信也。期死,非勇也?!保ā蹲蟠ぐЧ辍罚?/p>

     ?。?)知与勇并举的:

      “介人之宠,非勇也。损怨益仇,非知也。以私害公,非忠也?!保ā蹲蟠の墓辍罚?/p>

      “人所以立,信、知、勇也。信不叛君,知不害民,勇不作乱?!保ā蹲蟠こ晒吣辍罚?/p>

      “择任而往,知也;知死不辟,勇也?!保ā蹲蟠ふ压辍罚?/p>

      有勇也就是才能坚持为善不移。知与仁结合、勇与仁结合才是真正的大智大勇。

      仁知勇三者是并行的相辅相成的关系。

      3、忠信敬、孝慈悌恭

      “忠”是指人与人交往过程中内心中正。

      信,指交往的内容言论是否真诚。一般的人与人之间、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如果符合仁义,能够坚守都叫信?!坝肱笥呀?,言而有信?!保?.7)“是故君子貌足畏也,色足惮也,言足信也?!保ā独窦恰け砑恰罚?/p>

      敬,指交往时人内在心理的外在表现,体现在举止态度上。所以,孟子说:“君子所以异于人者,以其存心也。君子以仁存心,以礼存心。仁者爱人,有礼者敬人?!保ā睹献印だ肼ο隆罚熬?,德之聚也”(《左传·僖公二十三年》)

      “哀公既得闻此言也,言加信,行加敬”(《孔子家语·儒行解》)“敬让以行”(《礼记·表记》)“其坐起恭敬,言必先信,行必中正”(《礼记·儒行》)“故君子不动而敬,不言而信”(《中庸》)“道千乘之国,敬事而信,节用而爱人,使民以时?!保?.5)从以上表述可以看出“信”与“敬”的区别。

      《左传》里忠信或忠信敬并举的有:

      “忠,德之正也;信,德之固也”(《文公元年》)

      “不背本,仁也。不忘旧,信也。无私,忠也。尊君,敏也。仁以接事,信以守之,忠以成之,敏以行之?!保ā冻晒拍辍罚?/p>

      “君人执信,臣人执共,忠信笃敬,上下同之,天之道也?!保ā断骞辍罚?/p>

      “临患不忘国,忠也。思难不越官,信也;图国忘死,贞也;谋主三者,义也?!保ā墩压辍罚?/p>

      “‘忠信,礼之器也。卑让,礼之宗也?!遣煌?,忠信也。先国后己,卑让也?!妒吩唬骸瓷魍?,以近有德?!蜃咏乱??!保ā墩压辍罚?/p>

      “诲之以忠,耸之以行,教之以务,使之以和,临之以敬,莅之以强,断之以刚?!保ā墩压辍罚?/p>

      “外强内温,忠也。和以率贞,信也?!保ā墩压辍罚?/p>

      忠信敬是对所有人与人相交往时的要求。

      “忠”又用来指下级对上级的中正,长辈对晚辈内心的仁爱专门用“慈”表示,子女对父母的敬爱专门用“孝”表示,兄对弟的友爱为“悌”或“友”,弟对兄的敬爱为“恭”。君对臣没有专用词,君对臣必须“敬”。

      “孝敬忠信为吉德,盗贼藏奸为凶德?!保ā段墓四辍罚?/p>

      “礼之可以为国也久矣,与天地并。君令臣共,父慈子孝,兄爱弟敬,夫和妻柔,姑慈妇听,礼也。君令而不违,臣共而不贰,父慈而教,子孝而箴;兄爱而友,弟敬而顺;夫和而义,妻柔而正;姑慈而从,妇听而婉:礼之善物也?!保ā墩压辍罚?/p>

      “孔子曰:‘孝,德之始也;悌,德之序也;信,德之厚也;忠,德之正也。参中夫四德者也,以此称之?!保ā犊鬃蛹矣铩さ茏有小罚?/p>

      “颜渊将西游于宋,问于孔子曰:‘何以为身?’子曰:‘恭敬忠信而已矣。恭则远于患,敬则人爱之,忠则和于众,信则人任之,勤斯四者,可以政国,岂特一身者哉?!保ā犊鬃蛹矣铩は途罚?/p>

      “忠信,礼之本也?!保ā独窦恰だ衿鳌罚?/p>

      “居处不庄,非孝也;事君不忠,非孝也;莅官不敬,非孝也;朋友不信,非孝也;战阵无勇,非孝也?!保ā独窦恰ぜ酪濉罚?/p>

      从以上论述可以看出,忠信敬孝慈悌恭等都是同一层次,以德对待下级就是敬,以德对待上级就是忠,以德与一般人相处就是信,以德对待家中长辈就是孝,以德对待子女就是慈。忠信敬又指任何人与人交往时的内心、言行、态度符合道德仁义礼。

      4、道德层面的五种人

      根据个人是否用道德仁义礼来修身及以此修身的程度,孔子把人分为五种,即:庸人、士人、君子、贤人、圣人?!犊鬃蛹矣铩の逡墙狻泛汀盾髯印ぐЧ防锟鬃佑肼嘲Ч亩曰疤傅秸馕逯秩耍?/p>

      “所谓庸人者,心不存慎终之规,口不道善言,不择贤以托其身,不力行以自定。见小暗大,而不知所务;从物如流,不知其所执。此则庸人也?!?/p>

      “所谓士人者,心有所定,计有所守,虽不能尽道术之本,必有率也;虽不能备百善之美,必有处也。是故知不务多,必审其所知;言不务多,必审其所谓;行不务多,必审其所由。智既知之,言既道之,行既由之,则若性命之于形骸不可易也。富贵不足以益,卑贱不足以损。此则士人也?!?/p>

      “所谓君子者,言必忠信而心不怨,仁义在身而色无伐,思虑通明而辞不专。笃行信道,自强不息,油然若将可越而终不可及者,君子也?!?/p>

      “所谓贤人者,德不踰闲,行中规绳,言足以法于天下而不伤于身,道足以化于百姓而不伤于本;富则天下无宛财,施则天下不病贫。此则贤者也?!?/p>

      “所谓圣人者,德合于天地,变通无方,穷万事之终始,协庶品之自然,敷其大道而遂成情性。明并日月,化行若神,下民不知其德,睹者不识其邻。此谓圣人也?!?/p>

      简单地说,言行都不合礼没有道德追求的人为庸人,不一定知道什么是道德但能够坚守礼的人为士人,能够达到仁义的人为君子,能够达到德的人为贤人,能够达道的人才能称为圣人,“仁厚兼覆天下而不闵,明达用天地理万变而不疑,血气和平,志意广大,行义塞于天地之间,仁智之极也。夫是之谓圣人”(《荀子·君道》)这也是理想人,是最高境界的人。

    三、孔子的思想体系图

    20160914_001

      天道的状态是中,它是人类学习的标杆。天道让人从天道的中的状态里分离出来,使之成为人,赋予每个人一个命(一个机体),并赋予人各种潜能,这就是天命和人性。

      人类效法天道的中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是和,它是人类追求的最高目标,也就是人道,一个人能做到和就是圣人,人道在政治上的目的是生民。

      要达到人类的最高目标,有一条基本路线就是德,它的核心是仿效中即中庸还有正,一个人能这样做就是贤人,德在政治上的目的仍然是生民。

      仁是基本原则,核心是爱和公正,能这样做的人就是君子。

      根据基本原则制定了各种准则、规则、规范,也就是礼,来指导人的行为,一个人按照礼的规定来做事,就说他的行为是合义的,义相当于现在说的正义。仁义礼在政治上的目的仍然是生民。

      有一些事并不是经常发生,礼就没有规定这些事该怎么做,这些事该不该做、该怎么做?这就需要权,权的依据是道德仁义,即爱、公正、正义,判断正确了、做正确了,这样做就是合义的。

      要想达到德只有仁还不够,还需要知和勇两个辅翼支持。知是达到德的方略,勇是达到德的基本保障。有知才能做出正确判断,也就是能权。知代表理解力、判断力,包含各种知识,勇代表力量和毅力。对于国家层面来说,知包含科学技术,勇可以对应于军队,代表力量。

      一个人虽然道德上做得好,如果没有智能辅助,也就只能做到君子,君子同时具备智慧和勇气才能成为贤人,即一个人要成为贤人必须兼具仁知勇三者。没有勇的支撑,仁也不能长久,自然谈不上德,所以说,勇是达到德的保障(“保障”出处:“且成,孟氏之保障也?!保ā蹲蟠ざü辍罚?。仁知勇三者的关系可以对应现在西方哲学里说的情感、理性和意志。

      《论语》《礼记·乐记》里多处礼乐并举,且“人而不仁,如礼何?人而不仁,如乐何?”(3.2),故乐也在仁下,与礼并行。根据《礼记·乐记》,乐的核心是和、同。

      人在与任何人的交往过程中以及做任何事都应该恪守忠、信和敬,具体来说可以归纳为两句话: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”和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。这是为人处事的最基本要求。

      人按照各种规则去行动,那么利就在其中了,即“德义,利之本也?!保ā蹲蟠べ夜吣辍罚┱庋竦玫睦娌拍芪裙?,所谓“义然后取,人不厌其取”(14.13)。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合法经营,这样获得的利益才能保持长久??鬃邮且笸持握咧贫ê萌美习傩湛梢曰褚娴母髦止嬖?,而老百姓按照规则来经营获益,这就是“见利思义”。

    写于2005年,2015年夏补充了几个概念、各概念间的关系及思想体系图

      

    Comments are closed.

    纸牌屋第二季 特级A禁片| 久久综合九色综合| 天天看av片在线观看| 2020最新国产自产在线不卡| 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|